1. 首页 > 成功案例

程某童某等与廖某等被继承人债务清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作者:王菊平律师 日期:2021-06-07 14:25:04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

2020)闽0203民初2811

原告:程某,男,19481029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漳平市。

原告:童某,女,1953112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漳平市。

原告:郑某1,女,200894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法定代理人:郑某2,男,195481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系郑某1的爷爷。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菊平,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廖某,女,197311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

被告:陈某3,男,19511227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三明市尤溪县。

被告:张某,女,1954103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三明市明溪县。

被告:陈某1,男,2006817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

法定代理人:廖某,自然情况同上。

被告:陈某2,女,200959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

法定代理人:廖某,自然情况同上。

被告廖某、陈某1、陈某2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翁唐仁,北京盈科(厦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廖某、陈某1、陈某2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艺惠,北京盈科(厦门)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程某、童某、郑某1与被告廖某、陈某3、张某、陈某1、陈某2被继承人债务清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1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203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程某、童某、郑某1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菊平,被告廖某、陈某1、陈某2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翁唐仁、林艺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程某、童某、郑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上列被告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支付原告丧葬费42474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51488.8元,死亡赔偿金10880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1431982.8元。当庭变更诉求:按照新的统计数据标准,判令上列被告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支付原告丧葬费42474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76782.4元,死亡赔偿金1180360,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1549616.4元。二、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保全费。事实与理由:20191121日,在厦门市思明区店面门口,陈某某某将被害人程某某某杀害后自杀,现程某某某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父母及子女要求陈某某某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父母、配偶及子女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廖某、陈某1、陈某2共同答辩称,原告主体不适格,根据原告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原告系陈某某某的父母、子女,且郑某1的监护手续未看到,对其委托的合法性存疑。一、原告诉请不符合侵权法律事实的构成要件。《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发生于陈某某某与程某某某之间的属人身侵权,适用一般侵权归责原则,应同时具备存在违法的侵权行为、存在损害后果、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以及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这四个要件,侵权才能成立。且该四要件的举证责任在于原告。我们认为原告截取的部分刑事卷宗材料并不足以证明其侵权主张。原告证据死亡证明书、鉴定意见通知书至多仅能证明程某某某被侵权的事实、后果;破案告知书和撤销告知书,证明程某某某被杀案的处理结果,两份告知书仅能反映公安机关对涉嫌刑事犯罪,在侦查阶段已作出了程序性结论。但刑事犯罪事实需经人民法院依法审理才能作出实体认定。该些证据并不能证明侵权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也不能证明陈某某某存在过错。因此,原告未诉请未能完全证明侵权构成要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其赔偿主张不能成立。二、退一步说,倘若侵权成立,原告主张的赔偿范围也没有依据。陈某某某与程某某某的事件被刑事立案,本案赔偿的基础是陈某某某的“杀害”行为,应适用相关刑事法律、司法解释确定赔偿范围。《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被害人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有权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第一百六十四条:“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进行调解,或者根据物质损失情况作出判决。”;《最高法对附带民事诉讼精神损害赔偿议案的答复》(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法办﹝2011159号)答复内容为:“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问题,我院的倾向性意见是: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依法只应赔偿直接物质损失,即按照犯罪行为给被害人造成的实际损害赔偿,一般不包括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根据上述法律条款规定精神,原告要求赔偿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没有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退一步讲,原告主张的赔偿项目使用标准并没有相应的依据,对于原告请求的赔偿金额不应予以支持。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陈某3、张某提交书面答辩意见称:第一,作为父母,事件发生至今,我们每一天都是悲痛欲绝。同为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们何尝不是受害者!第二,至今我们得到的都只是两人死亡的结果,但是原因为何、如何发生我们至今未知。原告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说本次的事件全部责任都在陈某某某。陈某某某和程某某某的过错不明,要我们承担全部的责任缺乏依据。第三,陈某某某没有留下什么财产给我们老两口。第四,据我们所知,程某某某是漳平人,我们对原告的计算标准存疑,请法官公正裁判。

程某、童某、郑某1围绕其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1、程某某某死亡证明书;2、破案告知书;3、鉴定意见通知书两份;4、亲属关系证明(后补充提交:莆田市居委会出具的郑某2是郑某1的监护人的证明);5、收入证明;6、离婚证、离婚协议及出生医学证明;7、撤销告知书。当庭提交:保全费支付宝转账凭证。廖某、陈某3、张某、陈某1、陈某2均未提交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程某与童某为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五名子女:程1、程2、程3、程4、程某某某。程某与童某之女程某某某,于20191121日被杀身亡,其生前户籍所在地福建省漳平市,其生前工作单位为晋江安海华达酒店。另查,程某某某于2011628日与前夫在莆田市涵江区民政局协议离婚。程某某某与其前夫育有一女郑某1

陈某3与张某系夫妻关系,陈某某某系陈某3与张某之子。廖某与陈某某某系夫妻关系,二人于××××年××月××日登记结婚。育有子女二人,分别为陈某1、陈某2。陈某某某于20191121日杀害程某某某后自杀身亡。

本案审理过程中,依被告申请,本院出具调查令调取陈某某某名下银行账户中与程某某某款项往来的相关情况,自201496日至20191027日期间,陈向程转账517470.01元,未查到程有向陈转账记录。

还查明,址于思明区文屏二路108号房产登记为陈某某某与廖某二人共有;址于湖里区祥店里7号之三地下一层第239号车位,登记于陈某某某名下;址于思明区湖滨中路5211302室房产原登记于陈某某某名下,于2020317日变更登记为廖某、陈建明、陈某2共有;址于思明区湖滨中路521号地下一层第33号车位于2020317日变更登记至廖某、陈建明、陈某2共有。

本院认为,陈某某某以侵害程某某某生命权,致其死亡,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至于陈某某某与程某某某之间的情感纠葛,仅属于刑事领域的犯罪动机,并非民事领域的过错。侵害他人生命权致他人死亡,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等,原告诉请丧葬费42474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76782.4元、死亡赔偿金1180360元等,均依据受诉法院所在地统计局公布的相关数据,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因侵权人已自杀身亡,其行为已一定程度弥补给被害人家庭造成的精神损伤,故对原告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陈某某某向程某某某转账款项,因与本案分属不同法律关系,不宜在本案当中直接予以抵充。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廖某、陈某3、张某、陈某1、陈某2在继承遗产范围内赔偿原告程某、童某、郑某11499616.4元。

二、驳回原告程某、童某、郑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7848元,由原告程某、童某、郑某1负担250元,应自本判决生效之日七日内向本院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案生效后,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须依法按期履行。逾期未履行的,应向本院主动报告财产情况,并不得有隐匿、转移财产或高消费行为。本条款即为执行通知,本案进入执行后,人民法院不再另行发出执行通知。违反本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对相关当事人采取列入失信名单、罚款、拘留等措施;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审判员  曾凯斌

二〇二〇年八月十七日

书记员  江晓梅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