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成功案例

福建A公司与泉州B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作者:王菊平律师 日期:2021-06-07 14:22:14 

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0)闽05民初1167号

原告:福建A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中航紫金广场B栋办公塔楼20层2001单元之一。

法定代表人:林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菊平,北京京师(厦门)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律师,福建信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泉州B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南安市水头镇海联创业园。

法定代表人:许某某。

被告:许某某,男,1973年11月23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晋江市。

被告:尤某某,女,1974年2月12日出生,汉族,住所地福建省晋江市。

原告福建A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与被告泉州B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金融不良债权追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7月1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A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菊平、董宇菲到庭参加诉讼,被告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A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B公司偿还借款本金39760000元及合同约定的利息、罚息、复利(利息、罚息以39760000元为基数,复利以所欠利息、罚息为基数,按合同约定的利率标准计算至全部本息实际还清之日止,暂计至2020年7月20日,共8658225.97元)、违约金39760元,合计48457985.97元;2.判令A公司有权对B公司提供的坐落于福建省南安市××镇××村××幢××层办公用房、2幢1-6层宿舍、3幢厂房(房产证号:南房权证房管处字第0××4号)的房地产折价或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抵押担保范围内优先受偿;3.判令B公司向A公司支付实现债权的律师代理费50000元;4.判令许某某、尤某某对B公司的上述第1项及第3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5.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包括但不限于案件受理费、公告费、保全申请费等)由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共同承担。事实和理由:2017年8月15日,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有限公司泉州分行(以下简称“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与B公司分别签订五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编号:17612016281404、17612017280715、17612017280717、17612017280718、17612017280719),主要约定:①B公司向浦发银行泉州分行分五笔合计借款39760000元,其中借款金额14900000元的借款期限自2016年10月13日至2017年10月13日,其余四份合同借款金额合计24860000元的借款期限自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2月15日;②利率按发放日浦发银行公布的一年期的贷款基准利率+3.0BPS计算,利息按月结息;③罚息按执行利率加收50%执行;④逾期支付利息的,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⑤违约金按借款本金金额的百分之零点一计算;⑥未按时足额偿还本金、支付利息的,应承担为实现债权的全部费用,包括律师费、诉讼费用等。

2014年11月14日,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与B公司签订一份《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86),主要约定:①B公司提供坐落于南安市××镇××村××幢××层办公用房、2幢1-6层宿舍、3幢1层厂房(房产证号:南房权证房管处字第0××4号)对B公司与浦发银行泉州分行借款进行最高额抵押担保;②浦发银行泉州分行自2014年11月14日至2017年5月14日止与B公司办理的各类融资业务所发生的主债权在最高限额26635000元内承担抵押担保责任;③担保的范围除主债权,还及于由此产生的利息、违约金、实现债权所产生的费用。

2016年8月26日、2017年8月11日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与许某某、尤某某分别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50、×××69),主要约定:①许某某、尤某某共同为浦发银行泉州分行自2016年8月26日至2017年8月26日止、自2017年8月11日至2018年8月11日止与B公司办理的各类融资业务所发生的主债权在最高限额70000000元内提供连带责任保证;②保证期间为主合同约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③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由此产生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实现债权产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

上述合同签订后,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依约于2016年10月13日、2017年8月15日向B公司发放借款并签订借款借据五份,在后续的合同履行中,B公司未按约定还本付息。

2017年11月28日,厦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资管公司”)与浦发银行泉州分行签订《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不良资产批量转让协议》,协议约定厦门资产公司批量受让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不良资产,其中包含将浦发银行泉州分行对B公司及保证人许某某、尤某某的全部权利和义务转让给厦门资管公司。2017年12月29日,厦门资管公司与浙江省浙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浙商资管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协议将上述债权转让给浙商资管公司。两次债权转让分别于2018年4月23日、2018年4月30日在《东南快报》上发布公告,将债权转让事宜通知B公司。

2019年3月29日,浙商资管公司与A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将浙商资管公司享有的对债务人B公司及保证人许某某、尤某某的全部权利和义务转让给A公司。2019年11月13日,浙商资管公司与A公司在《福建法治报》发布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联合公告。2020年4月9日,A公司向B公司及许某某、尤某某送达了《债权转让通知送达确认函》,对A公司享有的债权予以确认。

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未作答辩。

为证明其主张,A公司向本院提交:1.2016年10月13日、2017年8月15日,B公司与浦发银行泉州分行签订的编号为17612016281404、17612017280715、17612017280717、17612017280718、17612017280719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五份及借款凭证,拟共同证明:B公司向浦发银行泉州分行共借款五笔,借款金额合计39760000元,其中:2016年10月13日签订的编号为17612016281404的借款合同约定的借款金额14900000元,借款期限自2016年10月13日至2017年10月13日;2017年8月15日签订的编号为17612017280715的借款合同约定的借款金额5090000元,借款期限自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2月15日;2017年8月15日签订的编号为17612017280717的借款合同约定的借款金额9440000元,借款期限自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2月15日;2017年8月15日签订的编号为17612017280718的借款合同约定的借款金额5000000元,借款期限自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2月15日;2017年8月15日签订的编号为17612017280719的借款合同约定的借款金额5330000元,借款期限自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2月15日;利率按发放日浦发银行公布的一年期的贷款基准利率+3.0BPS计算,利息按月结息;罚息按执行利率加收50%执行;逾期支付利息的,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违约金按借款本金的百分之零点一计算;未按时足额偿还本金、利息的,应承担为实现债权的全部费用,包括律师费、诉讼费用等。2.《最高额保证合同》两份,编号分别为×××50、×××69,拟分别证明:许某某、尤某某共同为浦发银行泉州分行自2016年8月26日至2017年8月26日、自2017年8月11日至2018年8月11日与B公司办理的各类融资业务所发生的主债权在最高限额70000000元内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上述两份保证合同的保证期间均为主合同约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由此产生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以及实现债权所产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3.《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86)、《房屋他项权证》(编号:南房他证押字第20142650号),拟共同证明:B公司提供坐落于南安市××镇××村××幢××层办公用房、2幢1-6层宿舍、3幢厂房(房产证号:南房权证房管处字第0××4号)为其与浦发银行泉州分行自2014年11月14日至2017年5月14日止的借款在最高限额26635000元内进行最高额抵押担保,担保的范围除主债权,还及于由此产生的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2014年11月14日,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与B公司办理抵押登记,取得《房屋他项权证》,担保债权数额26635000元。4.泉州B公司利息清单,拟证明:截止2020年7月20日,B公司尚欠利息、罚息、复利合计8658225.97元。5.《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不良资产批量转让协议》、2018年4月23日的《东南快报》,拟共同证明:厦门资管公司批量受让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不良资产,其中包含将债权人浦发银行泉州分行对债务人B公司及保证人许某某、尤某某的全部权利和义务转让给厦门资管公司;债权转让事项已于2018年4月23日在《东南快报》上公告。6.厦门资管公司与浙商资管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2018年4月30日的《东南快报》,拟共同证明:厦门资管公司将持有的B公司的债权转让给浙商资管公司,该债权转让已于2018年4月30日在《东南快报》上公告。7.《债权转让协议》,拟证明浙商资管公司将其享有的对债务人B公司及保证人许某某、尤某某的全部权利和义务转让给A公司。8.《福建法治报》《债权转让通知送达确认函》,拟共同证明:债权转让已在《福建法治报》公告,A公司于2020年4月9日向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送达了《债权转让通知确认函》,并由B公司及许某某签字确认。9.律师委托代理合同、网上银行电子回单、增值税发票,拟共同证明A公司为追索本案受让债权支出律师费50000元。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未书面提出异议,也没有提交证据,视为放弃答辩、举证、质证等诉讼权利,本院对A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经审理查明,2016年10月13日,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与B公司签订一份编号为17612016281404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主要约定:①借款人:B公司,贷款人:浦发银行泉州分行;②借款金额:人民币壹仟肆佰玖拾万元;③借款用途:偿还南安市金融发展服务有限公司提供的应急保障周转专项资金;④借款期限:自首次提款之日起12个月;实际提款日和还款日以贷款人、借款人双方办理的借据(借款凭证)上所记载的日期为准。最后一次还款日不得超过本合同约定的借款期限;⑤贷款利率按发放日贷款人公布的一年(期限)的浦发银行贷款基础利率+3.0BPS计算,贷款利率调整方式为固定利率,贷款结息方式为按年结息,贷款利息从贷款人发放贷款之日起按实际提款金额和占用天数计收。占用天数包括第一天,除去最后一天。日利率=月利率/30,月利率=年利率/12;⑥贷款人有权对借款人到期应付未付的借款本金,自逾期之日起,按实际逾期天数计收逾期罚息,直至借款人清偿本息为止,逾期罚息利率按计收罚息日适用的贷款执行利率加收50%执行。贷款人对借款人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包括正常利息、逾期罚息、挪用罚息),自逾期之日起,按本合同约定的逾期罚息利率根据实际逾期天数计收复利。违约金按借款本金金额的0.1%计收;⑦贷款提款期:从2016年10月13日至2016年11月13日,其中首笔提款应于2016年11月12日之前提取;提(还)款计划:2016年10月13日,提款壹仟肆佰玖拾万元,2017年10月13日还款壹仟肆佰玖拾万元;⑧借款人未按时足额偿还本金、支付利息的,还应当承担贷款人为实现债权和担保债权而支付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催收费用、诉讼费用、律师费、差旅费以及各种其他应付费用;⑨担保人及担保合同:保证人许某某、尤某某,保证合同编号:×××50;抵押人B公司,抵押合同编号:×××86;其他。截至2020年7月20日,B公司尚欠借款本金14900000元、利息614005.04元、罚息2673022.75元、复利342546.53元、违约金14900元,共18544474.32元。

2017年8月15日,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与B公司签订四份编号分别为17612017280715、17612017280717、17612017280718、17612017280719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主要约定:①借款人:B公司,贷款人:浦发银行泉州分行;②借款金额对应上述借款合同分别为:人民币伍佰零玖万元、玖佰肆拾肆万元、伍佰万元、伍佰叁拾叁万元;③借款用途均属借新还旧,分别用于偿还编号为×××45、×××16、×××59、17612016281340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B公司所欠债务;④借款期限:自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2月15日;⑤贷款利率按发放日贷款人公布的一年(期限)的浦发银行贷款基础利率+3.0BPS计算,贷款利率调整方式为固定利率,贷款结息方式为按月结息,结息日为每月的20日,贷款利息从贷款人发放贷款之日起按实际提款金额和占用天数计收,占用天数包括第一天,除去最后一天。日利率=月利率/30,月利率=年利率/12;⑥贷款人有权对借款人到期应付未付的借款本金,自逾期之日起,按实际逾期天数计收逾期罚息,直至借款人清偿本息为止,逾期罚息利率按计收罚息日适用的贷款执行利率加收50%执行。贷款人对借款人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包括正常利息、逾期罚息、挪用罚息),自逾期之日起,按本合同约定的逾期罚息利率根据实际逾期天数计收复利。违约金按借款本金金额的0.1%计收;⑦贷款提款期:从2017年8月15日至2017年8月16日止,其中首笔提款应于2017年8月15日之前提取;⑧提(还)款计划:2017年8月15日,分别提款伍佰零玖万元、玖佰肆拾肆万元、伍佰万元、伍佰叁拾叁万元,2018年2月15日分别还款伍佰零玖万元、玖佰肆拾肆万元、伍佰万元、伍佰叁拾叁万元;⑨保证人:泉州市东盛钢结构发展有限公司、许某某、尤某某,保证合同编号:×××69、×××68;其他。截至2020年7月20日,B公司尚欠浦发银行泉州分行借款本金24860000.00元、利息153542.77元、罚息4459821.85元、复利415287.03元、违约金24860元,共计29913511.65元。

B公司在上述五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中的“借款人”处加盖印章,许家印在合同中的“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理人”处加盖个人印章;浦发银行泉州分行在“贷款人”处加盖印章,王文坤在“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理人”处加盖个人印章。

2014年11月14日,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与B公司签订一份《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86),主要约定:B公司提供其名下坐落于南安市××镇××村的1幢钢筋混凝土结构1-7层办公用房、2幢钢筋混凝土结构1-6层宿舍、3幢钢结构1层简易厂房(权证编号:南房权证房管处字第0××4号)为其与浦发银行泉州分行自2014年11月14日至2017年5月14日止所办理的各类融资业务发生的主债权及由此产生的利息(包括利息、罚息和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手续费、其他为签订或履行本合同而发生的费用以及抵押权人实现担保权利和债权所产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在最高限额26635000元内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为第一顺序抵押权人。B公司、浦发银行泉州分行分别在抵押人、抵押权人处加盖印章,许某某、徐韵秋在“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理人处”盖章。当日,并办理了抵押登记(权证号:南房他证押字第20142650号),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为抵押权人。

2016年8月26日、2017年8月11日,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与许某某、尤某某分别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50、×××69),主要约定:①许某某、尤某某共同为浦发银行泉州分行自2016年8月26日至2017年8月26日止、自2017年8月11日至2018年8月11日止与B公司办理的各类融资业务所发生的债权以及双方约定的在先债权在70000000元最高限额内提供连带责任保证;②保证范围包括主债权,并及于由此产生的利息(包括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手续费及其他为签订或履行本合同而发生的费用、债权人实现担保权利和债权所产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以及根据主合同经债权人要求债务人需补足的保证金;③保证期间按债权人对债务人每笔债权分别计算,自每笔债权合同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至该债权合同约定的履行期届满之日后两年止。浦发银行泉州分行在合同落款的“债权人”处加盖印章,王文坤加盖个人印章;许某某、尤某某在“保证人”处签名并捺手印。

合同签订后,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依约发放了贷款,B公司、许某某分别在借款凭证(借据联)加盖印章,对借款金额、收款账户、还款期限等予以确认。此后,B公司未依约还本付息,许某某、尤某某也未履行连带保证责任。

2017年11月28日,厦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资管公司”)与浦发银行福州分行签订《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不良资产批量转让协议》,约定厦门资管公司受让浦发银行福州分行的不良资产包,其中包含浦发银行泉州分行与B公司签订的前述五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的债务,并于2018年4月23日在《东南快报》发布《厦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州分行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联合公告》,将债权转让事宜通知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

2017年12月29日,厦门资管公司与浙江省浙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商资管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将包含厦门资管公司对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的前述债权的不良资产包转让给浙商资管公司,并于2018年4月30日在《东南快报》上发布《浙江省浙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厦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联合公告》,将债权转让事宜通知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

2019年3月29日,浙商资管公司与A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将包含浙商资管公司对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的前述债权的不良资产包转让给A公司。2019年11月13日,浙商资管公司与A公司在《福建法治报》发布《浙江省浙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福建磊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公司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联合公告》,将债权转让事宜通知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2020年4月9日,A公司向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送达《债权转让通知送达确认函》,告知A公司已受让浙商资管公司对其享有的上述五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的债权,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在《确认函》上盖章或签名捺印(尤某某名字由许某某代签)。

A公司于2020年7月15日委托福建海信律师事务所律师董宇菲、北京京师(厦门)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菊平向本院提起诉讼,并已支付律师代理费50,000元。

本院认为,涉案五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浦发银行泉州分行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放款义务后,B公司未能依约还本付息,截至2020年7月20日,尚欠借款本金39760000元、利息767547.81元、罚息7132844.6元、复利757833.56元、违约金39760元,共计48457985.97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足以认定。许某某、尤某某与浦发银行泉州分行签订了两份《最高额保证合同》,自愿为浦发银行泉州分行自2016年8月26日至2017年8月26日止、自2017年8月11日至2018年8月11日止与B公司办理的各类融资业务所发生的债权在70000000元最高限额内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意思表示真实,其保证方式、期限、范围明确,保证合法有效。虽然编号为17612016281404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的债务履行期间届满是2017年10月13日,保证期间为自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两年内,但合同约定的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且厦门资管公司于2017年11月28日受让债权时已以发布债务催收公告的形式请求许某某、尤某某承担保证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从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许某某、尤某某仍应依约履行保证义务。许某某、尤某某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B公司追偿。B公司自愿以登记在其名下的坐落于南安市××镇××村的1幢钢筋混凝土结构1-7层办公用房、2幢钢筋混凝土结构1-6层宿舍、3幢钢结构1层简易厂房(权证编号:南房权证房管处字第0××4号)为其与浦发银行泉州分行自2014年11月14日至2017年5月14日止所办理的各类融资业务发生的主债权及从权利在最高限额26635000元内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并办理抵押登记,抵押权依法成立有效。编号为17612016281404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的借款行为发生在该《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的借款期间内,浦发银行泉州分行有权行使抵押权,以该抵押房产折价、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按照抵押合同的约定,B公司为实现本案债权而支出的律师费属于抵押担保范围,本院根据抵押合同担保债务占诉争债务的比例,确定B公司为实现编号为17612016281404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的债权而支出律师代理费19135元。

浦发银行福州分行与厦门资管公司、厦门资管公司与浙商资管公司、浙商资管公司与A公司分别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并登报公告债权转让事宜,债权转让依法成立有效,A公司最终受让浦发银行泉州分行对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的五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项下的主债权及相关从权利,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应向A公司履行相应的还款责任。律师代理费属于双方合同约定内容之一,本院予以支持。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一款、第八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一条、第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泉州B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福建A公司偿还编号为17612016281404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借款本金14,900,000元及截至2020年7月20尚欠的利息614,005.04元、罚息2,673,022.75元、复利342,546.53元、违约金14,900元、律师代理费19,135元及2020年7月21日起至实际还清款项之日止按照合同约定的罚息、复利(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之和不能超过按年利率24%的计付上限);

二、泉州B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福建A公司偿还编号为17612017280715、17612017280717、17612017280718、17612017280719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借款本金24,860,000元及截至2020年7月20日尚欠的利息153,542.77元、罚息4,459,821.85元、复利415,287.03元、违约金24,860元、律师代理费30,865元及2020年7月21日起至实际还清款项之日止按照上述合同约定的罚息、复利(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之和不能超过按年利率24%的计付上限);

三、许某某、尤某某对泉州B公司尚欠上述第一、二项债务在最高保证限额70,000,000元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许某某、尤某某承担责任后有权向泉州B公司追偿;

四、若泉州B公司不能清偿本判决第一项债务,福建A公司有权以泉州B公司提供的其名下的落于南安市××镇××村的1幢钢筋混凝土结构1-7层办公用房、2幢钢筋混凝土结构1-6层宿舍、3幢钢结构1层简易厂房(权证编号:南房权证房管处字第0××4号)的房产折价或以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最高抵押限额26635000元内优先受偿;

五、驳回福建A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84,340元,由泉州B公司、许某某、尤某某负担284,290元,由福建A公司负担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戴梅影

李志军

二〇二一年一月十二日

法官助理 周奇雄

庄灵煜

附:本案适用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十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

债权人转让权利的通知不得撤销,但经受让人同意的除外。

第八十一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受让人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但该从权利专属于债权人自身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十八条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第二十一条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

当事人对保证担保的范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保证人应当对全部债务承担责任。

第二十二条保证期间,债权人依法将主债权转让给第三人的,保证人在原保证担保的范围内继续承担保证责任。保证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

第三十三条本法所称抵押,是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对本法第三十四条所列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



随便看看